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心旷神怡 >

金锁记_情感文章

时间:2018-01-02来源:省吃俭用网

隆冬腊月,大雪纷扬。

凋谢的石道上,已经许久不曾听到过马蹄声了,而他就在那匹骏马上,毫无神情,一如这荒凉的驿道,任雪花透过头发落在浓郁的眉毛上,都无感觉。

马儿不敢驰骋,脚下的路太滑,怕跌落到了路边的山涯,入了京城,就看出了他的格格不入,却仍是一脸的冰霜,他身上的那柄剑亦是冷的,街上的叫卖与嚷嚷的人群,都不在他的眼里。

到了一户庄院前,他抚抚身下的马,就停下了,门庭当中悬挂着慕府二字,上前扣了门,报明了姓氏,被引至厅内,并不坐,一个有些老态的官人从后厅出来,就朗朗地笑:“候你多时了”那男子此时才微舒面孔:“子萧见过慕世伯”

是的,江湖浪子慕子萧,剑快无比,俊郎逼人,有“江湖第一剑”之称。却也是冷面这侠,不寻儿女情,不念手足心,却也是孤人一个存活于世,何来一个情呢,只是那张绝世脸孔,撩动了太多江湖中人的情思。

慕天城端详了许久,才道:“果然如老夫所言,贤侄真是仪表堂堂啊”莫子萧还了礼,落座:“谢慕世伯过奖,多年不曾探望,实属惭愧”端茶上水的一阵寒暄,慕天城才问:“不知可有令弟的消息”莫子萧就答:“此番来京正是为此”慕天城就邀了莫子萧相住府上,照顾极尽周到。

莫子萧此番目的并未是寻找失散多年的弟弟,晃眼已是二十年,世道变化,他不知道究竟有谁生谁死,于他来说,最坏的也不过是家中所有的人都不存在了,那么,他是无法忘记那场仇恨的,莫子萧的父亲本与慕天城同朝为官,两人气味相投,结下金兰之交,只因莫父性格刚烈,朝中上书,一字不当,惹来了杀身之祸,株连九族,实属冤枉,慕天城求情不来,就到莫府相告,请莫府上下暂且一避,不曾想,皇帝却派人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血洗了莫府,府内上下血流成河,却因莫家二兄弟当日到莫府游玩,夜不曾归,才躲过此劫,次日返回,那血腥的一幕就在莫子萧心里生了根,他看到母亲怀里的妹妹,看到墙角边的小花猫,看到身边哭泣的弟弟,终于明白,天是塌了,仇恨也就生了出来,见到天牢里的父亲,莫子萧什么都没有说,父亲就从怀中拿出一条链子,却在一翻一扣间生出两条来,为兄弟二人挂于项上,看他们的乔装打扮,再看看生死至交的慕天城,不禁老泪纵横,只是荒凉人世,秋后便处了刑,是后来有朝中小人,知道莫家公子还苟活于世,便起了歹心,欲灭之,慕天城送其逃走,兄弟二人却因此失散。

莫子萧此行,便是要报那灭门之灾,十年的冷剑人生呵。这个江湖剑侠吃尽了人间冷暖,牵扯住心的也只有颈上的那半块金锁。

夜晚的风冷的彻骨,毕竟寒冬已深,而莫子萧却总是在这样的夜晚里,彻夜难眠,他不知自己机会在什么时候,他还想找回失散多年的弟弟,脸上愈发的没有笑容。

这日正与慕天城叙旧,就听着有人从外边闯进来,和着一股的冷风,是位小姐,灵气动人,肤若凝脂,黑发似漆,因奔跑而涨红的脸上写满了羞愧,便道:“有客人啊?”慕天城就笑了:“自家人,跟你说起过的子萧,年岁比你长,该为兄”那女子就叫:“莫哥哥”慕天城回转目光:“子萧,这是小女紫洛,被我宠坏了”莫子萧就起身:“小姐安好”仍是一脸的冷傲。

慕紫洛就感慨,世上竟会有这般脸孔的男子,完美到边皱眉头都似一种吸引,这个心高气傲的慕家小姐,认定了这个冷酷的剑客是自己的人,却不曾想甘肃癫痫病医院在线预约挂号,江湖中人,自由惯了,怎么能在这牢笼般的府坻,慕紫洛的热情就像是冬天的火,仍然融化不了莫子萧。

莫子萧把日复一日的压抑都发泄在剑上,他在花园里挥袖起武,动作干脆利落,剑刃所到之处,石头都会剥落一层,他想,自己苦练武功,吃尽苦头,终于学有所成,心底便生出恨,那手中的剑也开始冷而狠。

是春暖花开了。

莫子萧的心思越来越重,慕子洛就愈发地对他好,她想让他快乐,然后好好的生活,有时莫子萧看到这个精灵的姑娘,也会笑,转瞬即逝。

多半的时间还是在舞剑,一个剑侠的生命,便是那柄剑,终于在春风的吹拂里,莫子萧心里难过的无以名状,那种无助的感觉登时乱了剑法,运开的真气在体内乱了轨道,莫子萧就在满院的慌乱落叶中倒下,许久恢复元气后,才拾起剑回了屋,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脱下的衣服就扔在了床头,实是劳累,便迷糊中睡着了。

也是在朦胧中,他感到身边有若游丝的呼吸,于是,翻转而起,手中的剑已指向了那人的咽喉之处,只消一力,便命丧此剑,莫子萧就看到了一张惊恐的脸,一身的侍女打扮,眉眼生的并不好看,脸却还是细致的,莫子萧低问:“做什么”冷的叫人发颤,那姑娘就慌乱道:“晴儿无心打扰公子,只因见公子衣裳沾了灰尘,想拿去漂洗,不想惊了公子的睡梦”莫子萧抬头看看,屋内并无异样,便收了剑,脸上的凝重也疏散了:“对不起,让姑娘受惊了”那晴儿自抱了衣服匆忙离去。

他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如果她活着,该是这般大了吗?

晴儿是慕紫洛的侍女,也情同姐妹,因家境贫困,自小被父母送到这府里,也求得个衣食无忧。

而莫子萧竟然在重重的心思里记住了那双眼睛,明亮又踏实,让人很安慰,于是,在练武的时候,会有这么一双眼睛跟随他翻飞的身体,在他闲坐的时候,会有一双手递上一盏茶,轻拂去他身上的尘土,晴儿从不像紫洛,总是追问:“莫哥哥,你怎么不开心”她的眼神,已足够。

夜凉如水,塘中荷花竞相开放。

又是一年揭榜时。

晴儿这里受紫洛之差到街上买胭脂水粉,看到了披红挂彩,骑在高头大马上的金科状元陆子川。岁月已过,容颜却未改,晴儿就喜上眉梢,叫:“子川,子川”那满面笑容的男子就惊呼:“晴儿妹妹”本是乡邻,自小玩伴,两人亲似兄妹,自晴儿被送走后便不曾相见。

紫洛在房里缠着莫子萧,教自己弄剑,莫子萧心烦不已,紫洛就委屈了,莫子萧沉着脸,满屋子的寒冷,晴儿就进屋:“小姐,您的东西”紫洛这才笑了,然后她发现莫子萧的眼睛开始不再沉闷,定定的看睛儿,紫洛就甩甩袖子:“晴儿,我们回房”便抬脚出门,晴儿这才抬眼看了莫子萧,四目相望,不知道有些什么。安心而已

陆子川登门的时候,紫洛手持一柄剑,曼妙的身姿,妖娆无比,莫天城忙迎了上去:“陆大人,有失远迎”陆子川就笑:“慕大人真是拘礼”

陆子川的笑很干净,人纤弱瘦小,笑起来像三月的桃花,烂漫的满世界都飘香,子川道 明了来意,儿时日子清贫,如今生活富足,想接晴儿妹妹与家小住,慕天城就连连应道:“是该回,该回,晴儿姑娘自该于陆大人回。”世道尽数,已是人人沧然,怎能不识得人情事故,晴儿心自欢喜。却也内心自忧,想起莫子萧紧皱的双眉,心中难过,便癫痫病治疗贵吗前去告别,不过是小住,还是要回来的。

府后的花园湖边,莫子萧那一抹化不开的阴郁,让阳光都沉的要命,他已听说状元爷的到访,心中想着如何接近皇上,看着满院的景色,更映得他的寂寞,晴儿就一路奔来:“公子,”莫子萧忙起身:“晴儿姑娘,请坐”晴儿就落了座:“晴儿本不想打扰公子,但还是觉得要相告一声”莫子萧抬头,定定的看着她:“晴儿,你我以后不要这么拘礼好不好”晴儿笑:“好啊,我是来跟你说,我要离开几日,只因当今状元爷是晴儿自小的玩伴,亲似兄妹,如今家境富足,想邀晴儿小住儿日,特来跟您说一声,请公子好好照顾自己。”

莫子萧登时就愣住了,状元爷要晴儿小住,那么,是不是以后都见不到她了,莫子萧就站了起来,晴儿忙道:“公子,这是怎么了。”莫子萧就拉了晴儿的手,他突然觉得害怕,怕丢掉她,那么他的慌乱将如何去安放,晴儿就慌忙挣脱:“公子,使不得”莫子萧硬拉她入怀,他道:“晴儿不会回来吗?”晴儿的眼眶就湿了,这个如冰一样的男子,一定承受着很大的痛苦,让她心生怜悯,想好好的呵护,她点点头,然后看见他胸前的饰物,竞是半块金锁,像是在哪里见过。

紫洛的泪就生生的被逼了出来。

她知道莫子萧不喜欢自己,却没想到会是晴儿,于是晴儿的脸上就活活的多出了五个指印,这个从小宠爱有加的大小姐,吓坏了慕天城,惶惶的与晴儿道歉,而陆子川凝着脸色,带走了晴儿。

陆子川说:“晴儿,咱们不再回去了好不好,你就是我的妹妹,我们在一起,这就是我们的家”晴儿点头,脸上的掌痕还在疼痛,这么多年的姐妹情,就在一个巴掌间什么都没有了,居然是为着一个男人。

紫洛就这样分明的爱着,又这样分明的恨着,这日,天气凉爽,慕天城与莫子萧共坐品茶,慕天城就笑:“子萧觉得紫洛妹妹如何。”莫子萧应:“恩,精灵可爱”慕天城见他如此回答,脸上的笑更浓:“紫洛对你情真义切,这样吧,老夫与你们做个媒,你父母九泉之下,见证慕莫两家的世交如何?”莫子萧起身施礼:“谢慕世伯美意,只因子萧一介江湖浪子,不求温饱,怕是委屈了紫洛妹妹。”便扭头离开了。

紫洛心里明白,只因有晴儿。

莫子萧就去了状元府,陆子川得知他是探望晴儿,就笑:“常听晴儿说起莫公子,今日相见,真是有幸”莫子萧心里感到一丝震颤,他说不出来为什么,他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陆子川,亲切而安心,而陆子川也并不觉得这个江湖剑侠有多么的冷酷,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举杯皆可邀明月。

慕紫洛气呼呼推门而入的时候,莫子萧刚从晴儿处归来,紫洛就问:“你去了哪里?”莫子萧不语,高了嗓音:“我问你去了哪里?”“难道我去了哪里,次次都要禀于小姐?”慕紫洛低语:“慕哥哥,你喜欢晴儿?”“是的”紫洛的泪就出来了:“那么,我究竟哪里入不得公子的眼,莫哥哥宁肯喜欢一个下人”莫子萧并不看她:“晴儿在我眼里,不是下人,她是我爱的人,她比得过世间所有的女子”

月光皎洁,映得树枝交错。

状元府入了贼,是晴儿尖锐的哭声惊了陆子川,府内惊慌一片,陆子川赶到晴儿的户内,看到了满地的鲜血,那一身夜行衣的曼妙身姿,陆子川便下令,要活捉此贼,不能伤她毫毛,晴儿就在陆子川的怀里,低低的抽泣,那张细致的脸孔已不复存在,伤口在泊泊的出血庆阳哪几家医院治疗羊癫疯最好,浸透了陆子川的衣服。

�O中处理好晴儿的伤口,陆子川才发现自己的衣衫已被血水与汗水浸得湿透,却不敢再离开半步,有人递来外衣:“大人,您换下,别着了凉”陆子川就脱去外衣,晴儿在模糊中居然看见他肚子里挂着半块金锁,就轻语:“莫公子。”陆子川这才想起,就叫人去请了莫子萧,莫子萧匆匆赶来时,一帮的家丁也就押了那贼进屋,他在床头轻唤:“晴儿,晴儿”那双眼里的疼惜,是他冷酷的脸上唯一的光彩,那半蒙着脸的黑衣人就嘤嘤地哭了起来,莫子萧的剑起:“慕紫洛,歹毒的女人。”陆子川忙拦:“莫公子,不可”慕紫洛的泪散了一地:“你看不到我对你的好,慕哥哥,你知道心痛的感觉吗?晴儿她不该抢我的东西,她死了,你就不会再爱了”莫子萧的剑已触到了她的肌肤,血从刀口处流下,晴儿就开了口:“公子,不可,小姐一时糊涂,才失手伤了晴儿”莫子萧回头,握住了晴儿的手,晴儿的泪就流了出来:“只是,晴儿的这张脸,不能再给公子和子川看了。”

莫子萧就说:“慕紫洛,从今以后,我不想见到你,你若再伤晴儿,我便要你死。”

晴儿养病期间,莫子萧就陪伴左右,晴儿就小心的问起了那半个金锁,莫子萧把埋在心中独自己承受的秘密,告诉了这个温婉的姑娘,只是复仇一事,他并未提及,晴儿就抱抱他:“公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晴儿的身体逐渐好起来,只是脸上的疤痕,让她无法快乐,莫子萧就抚抚她的脸:“我师父精通医术,我带你去找他,一定能医好的”陆子川也怜惜:“晴儿别怕,会好起来的。”晴儿就有了错觉,她感觉陆子川与莫子萧在某个时候,某个地方,某种眼神,极其相似,她想起莫子萧的金锁,这天早上,陆子川出门上朝,晴儿就迎了上来:“衣衫不整,岂不让人耻笑”陆子川笑,明媚的亲切:“晴儿真是仔细”晴儿就触及了那条链子,陆子川忙道:“不得碰”晴儿就责怪:“什么稀罕物,晴儿才不碰”陆子川笑:“我早就告诉过晴儿的,这是生身父母所留。”就动身出门了。

晴儿忆起,是那半块金锁,儿时相伴时,她曾问过,子川只道:“凭它能找到亲人。”是的,那么子川与莫子萧便是……却是极其不相似的两个人。

九九重阳节,陆子川欢喜的唤晴儿:“晴儿自去准备衣裳,当今圣上邀三品以上官员带亲属,着便装登高望远,皆插茱萸”莫子萧心里一颤,就听晴儿问:“那要子萧去吗?”陆子川就笑:“当然,当然,这府里的亲人我只有晴儿与莫公子,莫公子待我像弟弟,我也就自作多情,把他当作了自己的兄长,自然也要他同去的。”晴儿亲自去备得三人的行装。

莫子萧就拦了晴儿:“晴儿,你愿意同我离开这里,归隐山林吗?”

晴儿看着他的眼睛:“晴儿自愿与公子同往何处,只是子川他世上无亲……”

莫子萧叹气:“我们会回来探望,我在江湖中自由惯了,不喜欢这世间的浮华。”

“即是公子不喜欢,那晴儿愿与公子同甘共苦。”

遍野菊花,金灿灿的黄色随风波层层翻转,清香无比。

山头那男子,一双����有神的眼睛,从上至下的威严与气质,还有那咄咄逼人的气势,莫子萧手里的剑就像注入了鲜活的生命,他的心里涌起了一种强烈的感觉,却没有人看得出他冷酷外表下热血沸腾的身体。

陆子川就上前施了礼:“皇上”那小儿癫痫的危害人和蔼可亲,这个才学过人的臣子,让他心里欢喜:“陆爱卿,起来,起来。”陆子川就指了身旁的晴儿:“皇上,这是臣的妹妹晴儿。”晴儿就施了礼,陆子川看看一袭黑衣的莫子萧道:“这是臣的兄长莫子萧”莫子萧抬眼望去,四目相对,是冷冰冰的东西,寒的发紧,莫子萧就想笑,纵有万千高手,怕也抵挡不了他轻轻的挥一剑。

那皇帝俯览满山风光,不禁感慨:“重阳便是团圆,不知天下子民是否都得已团圆。”莫子萧的剑就在此时挥起,惊得晴儿一声呼喊,便听得:“护驾,护驾”满山慌乱,陆子川登时呆了,他想不明白,莫子萧怎么会……一批批的侍卫都挡不了他的剑,莫子萧的眼里竟然有了泪,他想九泉之下的亲人。

几乎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争,那个九五至尊的人就要要九九重阳之日亡命这风景迤逦的山头,只是莫子萧的剑刺向皇帝时,晴儿就大叫:“子萧,不要”那剑已经没再收回,一下刺入了横挡在皇帝前面的陆子川的胸膛,这个瘦弱的男子,这个笑起来像桃花的男子,就像这淡雅的菊花,经不得摧残,晴儿哭出了声:“他是你的弟弟,他有半块金锁。”愕然的是莫子萧,他撕开陆子川的衣服,那浸在血水里的半块金锁刺的眼睛生疼。

他的剑就无力的落在了地上,身后的士兵已赶到,莫子萧感到背后有声音,还不及回头,就听见晴儿叫:“小姐”慕紫洛已替莫子萧实实的挡了一剑,她的泪流出:“莫哥哥,快走。”惊了的慕天城老泪纵横,莫子萧就拉了晴儿,背起陆子川,施轻功而去,任皇帝百万士兵,也奈何不得他,皇帝吁口气,不知这江山如何美好,

九月的树木已是金黄,满地的落叶。

陆子川气息奄奄,他躺在莫子萧的怀里,依然在笑,晴儿唤着:“子川,子川,”莫子萧的泪终于流了出来,那两块金锁合在一起的一刻,陆子川说:“我知道,你是我哥哥,那天晚上我看到了你胸前的金锁”莫子萧的冷酷陡然坍塌,他握住陆子川的手:“子川,子川,怎么会这样。”陆子川眼里有泪:“我不能去服侍我的杀父仇人,我也不能让我的哥哥也丧命,这样多好,子川一人,便可化解千千万万。”

莫子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撩人心恨的仇恨,让他从来没有快乐过,却害死了自己在世上唯一的亲人,自己的剑上竟然沾染了至亲的血液,那么,这二十年来自己苦练的功夫,还有子川十年的寒窗苦读,还有慕紫洛的殷殷之情,都结束了吗?

陆子川把那半块金锁取下,放于晴儿手中,他伸手抚抚莫子萧的脸:“哥哥,放下仇恨好吗,要好好生活,你的心这么重, 我也会很难过,请你与晴儿彼此善待,希望那金锁永远都不再分开。”

安详的像这个世界从未发生过什么。

莫子萧的泪和着满山林的落叶一起纷纷落下。

沧凉到生生世世皆是秋,那三月暖阳的笑已是永不复返,那精灵古怪的爱也永被埋在了地下,莫子萧会想起,依然是俊朗的面孔,却平添了几份沧桑。

一把金锁,恩怨已了。

马儿奔跑在驿道上,掀起了一路 的尘土。

从此。

江湖,遗忘了,冷傲的天下第一剑。

九九重阳。

陆子川的坟前菊花烂漫。

上一篇:小说:会错意_微小说

下一篇:观《穿靴子的猫》有感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